小祖宗西西

经济统计学智障重症患者

@望春花 (壮起胆子呼唤太太)
今天收到啦,封面设计超级喜欢!
当初是lof上认识的一个姑娘,聊天的时候打滚的推荐太太还有诗歌与芭蕾这篇故事。我就熬着夜看完了。看完之后就决定和她一起打call!之后看太太写不同的故事和上天的脑洞。
很喜欢很喜欢你!(老脸一红)也很喜欢你笔下那种很强势的人物个性。
ps太太的字很好看!突破传统医生字迹模式!
pps出本工作室很酷!我手上这本有点小瑕疵,工作室说自行销毁手上这本,不可二售,再发一本新的。
终将毁灭,非常朋克。😂

学数学最恐怖的就是你做出来的答案和标答不一样。然后看步骤发现最重要的地方答案跳步骤。比略还可恶。折腾老半天之后觉得答案是错的。一看时间一个小时过去了。

我是不是不适合学数学。
当初只觉得数学分析恶心,嫌学的太苦。现在回过头都是不用心的坑。

去你的泰勒,牛顿,高斯,皮亚诺,伯努利!

二重不在身边,没能放进去。
清和跟阿不的本子终于收齐了。

嗷嗷嗷嗷嗷

emmm,我有个朋友是抑郁症和双重人格

算是被某人启发的吧。抑郁症其实很难受,不要脱口而出。
高中同学,关系不近也不远。她失眠,每天拼命的吃,让自己吃东西,热量越来越高,人却是越来越瘦的。她会做很多自己想做的事情为了活下去。很努力的去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。积极的去看医生。养猫,买小裙子,抽烟,谈恋爱。她把生活过的很潇洒的样子。背后还是会哭。体重永远是41kg,身高172的人,皮包骨头。
双重人格是最近出现的。一般那个人格出现的时候她都觉得自己是在睡觉。这好像也符合评判标准。不确定是否真实。她的另一个人格,抽自己藏起来最宝贝的烟,玩dota,喝酒,不理人,发些奇怪的东西给朋友。买更贵的小裙子。也很酷。而她不知道这些,是别人问她昨天怎么回事才知道的。是她看到聊天记录翻到自己的烟才知道的。
心理问题其实很苦。照顾好自己吧。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有点想写霍格沃茨设定的楼诚……

au的厉害了
年代也要改
想想好累哦

记一次梦

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又迎来了一批新生。分院仪式很是热闹,各个学院都想抢到个聪明蛋儿。但分院帽才是主裁判。

到他了,他走过去,脸绷紧着坐在那里,手规规矩矩的放在膝盖上,心里默念着明楼,想去明楼的那个学院。分院帽皱着眉头在他的头上沉思了许多,像是拿定了主意:“这是个极有天赋的孩子。他命中注定着不平凡。过去的伤痛会鞭策他前行。他的品质适合很多学院,噢,我决定了,那就拉格朗日学院。”

吓醒了

把微博换成lofter看,很贴切了。
时刻警醒自己。

【楼诚】你说谁水牛?

明家在喝的问题上,有点不一样。

最胖的那个是个喜欢喝黑咖的。更喜欢配着阿诚从国际饭店带回来的蝴蝶酥吃。这家饭店的蝴蝶酥一出来就很有名气,很多太太小姐小聚会都喜欢办在那里。可以在咖啡厅里堂吃,也可以预定打包,不过你也得有点来头。为了家里人,阿诚自然也没少跑。

蝴蝶酥吧,形状大概像个蝴蝶。金灿灿,香喷喷,白砂糖一粒粒的粘在上面。只是拿在手里就能闻到奶香味。对瓣掰开,只听一声脆响,酥饼就变成一柳一柳的样子,吃起来也雅致。配上饭店里独有的咖啡,味道总是嗲的。一丝蝴蝶酥,抿一小口咖啡,一来蝴蝶酥就不腻,二来咖啡也不苦。

明楼总是说黑咖提神醒脑,还能减减肥,就这样在家里偷偷配着蝴蝶酥吃。咖啡是他从巴黎那儿带回来的,存货也不多了。他喜欢这种带点酸酸的味道。只是阿诚也不肯让他多喝,怕他容易头疼。当然也怕他这样更容易胖。

大姐倒是没他那个弟弟那么挑,纯黑的咖啡入口怪怪的,不怎么喜欢,这批留洋回来一肚子洋墨水,连吃口都是怪里怪气的,老是讲什么小资情调。还不如好好的喝点茶,好好品品,什么叫甘,什么叫香,什么叫清。

明台呢,很纠结。大概是喜欢喝茶很老式,甚至有点老派。大大方方说出去有些坍台,但他也没少偷喝姐姐的库存武夷茶。反正被姐姐发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反正,堂堂明家小少爷,汽水没少喝,咖啡没少碰,酒也没少沾。结果万花丛中兜一圈回来,还是到家里来讨茶喝。武夷茶真香啊。这大概是上辈子的执念。

至于阿诚,他不怎么挑喝的,也不怎挑吃的。只是淮海坊那家新开的福利糖果饼干支店他很喜欢。老板是山东来的,学的是毛子的手艺。味道他一吃就知道正宗的。大列巴能有个面盆大,一冲动也就买回去了。硬邦邦的嚼在嘴里却很满足,像是这辈子都不怕饿了。家里人不怎么喜欢这种大家伙,对他倒正好。吃的时候,明楼老盯着他的腮帮子看,鼓鼓满满的,跟个松鼠似的,很想叫他小心噎着,又怕反而惹他生气。

阿诚还以为明楼看他吃是因为最近他管着吃饭,明目张胆的把蝴蝶酥丢给明台让他去哄曼丽,只给明台带沈大成的青团解馋,德兴馆的八宝辣酱只许明楼吃三勺子,阿香也被收买着少烧了很多肉菜。大哥怕是馋着了。

想了想,掰了块大的给明楼,刚想开口,还真就噎着了。明楼赶忙把自己手里的咖啡递过去。喊阿香拿水来。大半壶水灌下去,好容易喘了口气,对着明楼就是一句:“你居然咖啡里偷偷加糖了,我快要腻死了!”

明台刚笑了一下,明楼调转矛头就说:“大人的事情你别管,去,你给我烧水去,你阿诚哥这水牛快把水喝完了。”

“你说谁水牛?”



如果,他们还活着,能活到很老,很幸福。福利糖果饼干点会改名叫哈尔滨食品厂,可以去买那甜到发腻的一个点心,叫西番尼。学着小年轻的样子。笑着对方傻,这么甜哪里还吃得下。吃得下的。吃得下的。


唠家常部分

西番尼的上海话意思是喜欢你。以前会有人表白到这里去专门买给那个人吃。吃着吃着就结婚了。

国际饭店蝴蝶酥还做的,但是排队很长,一般排不过岁数比你大的人。和平饭店也做得蛮好吃的(他们家馒头也好吃,不知道现在做不做)。不过,最喜欢的是哈尔滨的蝴蝶酥,也是要排队的,早上提前两个小时挤在年纪比你大至少两轮的阿姨爷叔里面聊天。等现做的蝴蝶酥烤出来,真的是香。

哈尔滨食品厂是甜点,对面光明邨是浓油赤酱的本帮菜,小黄鱼我一人能吃五条,斜对面的老大昌也是西点房,出名的是冰糕,冰糕里藏了块饼干,这块饼干是最嗲的。他隔壁老大房的鲜肉月饼和牛肉饼热的时候比任何一家都好吃,而且夏天还能吃糟卤菜。

脑洞来自于今晚,我亲爱的父母出门遛弯给我带了农户山泉(我故意的)1.5L的那种回来,直接塞我手里说:“水牛。你的水。”
我愣住了,“妈妈,我想到萧景琰这个脸盲了。”
(虽然我的确保证着一天1.5L的量,但我不服,我还喝柠檬水!)